贵港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虚实战纪 四十一、太昊神签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40:00 编辑:笔名

虚实战纪 四十一、太昊神签(下)

“‘太昊神签’?”

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玩意儿,张龙潜看着手中平平无奇的太昊签,心里忍不住琢磨着还是把它还回去好了,免得欠人情。

刚这样想着,太昊签就忽然就散发出了淡淡的青芒,只是那光芒不似之前那般清澈,而是有些浑浊,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哀伤和依恋。

就如同察觉到了张龙潜心中所想,而不愿离去一般。

张龙潜有些傻了,心道难道它还真有灵性?还是说里面有一个跟风星一样的鬼魂?

这念头一起,风星的声音就在她脑海中响了起来

虚实战纪  四十一、太昊神签(下)

“放心吧,那里面没有任何灵魂。”

“那怎么会……”

“‘物旧生魂’,这东西年头不短,而且看这模样,恐怕它还有些来头,有点灵性也不是什么怪事。”

风星的声音倒是毫不在意,不过听他这口气应该也是不清楚太昊签的来历的,看着闪烁着光芒的太昊签,张龙潜又把目光转向了廖蕾:“蕾少爷,这东西到底什么来历?”

抬抬眼皮看了看从树上轻巧跃下的季海云,廖蕾古井无波的说道:“‘太昊神签’原名‘太昊签’,谁也不知其来历,只因对于擅长阴阳家法术的人来说其功效不亚于神器,便有了‘神签’这一称呼。”

“这么说来,这东西似乎挺厉害的?”

“传说中是个好东西,不过到了现在早已没人知道它的使用方法,也就废物一根而已。”

捏着太昊签看了看,张龙潜不禁疑惑了起来:“使用方法……既然是卜筮用的‘签’,那就用阴阳家卜筮的手法不行吗?”

这次廖蕾没有再回答,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张龙潜,阴沉的目光之中有一种与周邈极其相似的冷意,仿佛书写着两个明显的字一般。

白痴。

一瞬间有了一种被周邈鄙视了的错觉,张龙潜眨了眨眼,感觉有些疑惑,却听身旁的季海云笑着插了话:“大小姐,不管怎么说卜筮都是用一套签的,可没有谁只用一根签就能算卦,这是‘基本常识’。”

这才明白廖蕾那夹杂的鄙视的目光是什么原因,张龙潜尴尬的笑了笑,像是岔开话题一样道:“那……其他的签呢?丢失了?”

“要是真还有其他的签,就算凑不齐一套也能依靠阴阳家的卜筮方法勉强使用,又怎么可能一直没人会用它?”

理解了廖蕾的意思,张龙潜看看手中独一根的太昊签,惊讶道:“所以太昊签就只有这一根,没有别的签?”

点点头,廖蕾又道:“太昊签看上去很神秘,不似凡物,可秘宝鉴里却没有它的记载,也就证明它并不是排得上号的法宝。从阴阳家建成到现在有不少人都试图寻找其正确的使用方法,但没一个成功的,所以它就一直呆在了库房里面。”

是因为没人要所以才送给了自己吗?

张龙潜立即否定了,因为她想起了昨天将太昊签交给她时,李烟鹤对她说的一句话。

“……唯有你才是其正主。”

看着太昊签,她不禁生起了一个念头。

难道说,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人能找到太昊签的用法,是因为那些人都不是它的正主吗?

这想法虽然有些自大,但也并非不可能。

正思索着,就听廖蕾开口道:“既然老头子把太昊签送给了你,就不会有人来问你要回去,你有的是时间慢慢弄清楚,不必急于一时。”

“老头子?”

张龙潜愣了一下,抬头却看见廖蕾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图,倒是季海云有些意外的说了起来。

“大小姐你不知道吗?”

张龙潜一头雾水:“知道什么?”

“阴阳家的院长叫廖洪狄,人称‘神算子’。”说着,季海云看了看廖蕾,笑了,“是蕾少爷的爷爷,河南廖家的家主。”

听他这么说,一组词语在张龙潜脑海中飞快掠过。

太昊伏羲,伏羲后裔,河南廖家。

她看着廖蕾,张了张嘴,晃晃手中的太昊签问:“这不会是你家的吧?”

闻言廖蕾向张龙潜投去了阴沉的视线:“别以为我家是伏羲后裔就一定要和太昊签扯上关系。”

虽然廖蕾的话语十分肯定,但张龙潜还是有些怀疑,毕竟都跟“伏羲”有关,太昊签要真和廖家有什么关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不过既然廖蕾都这么说了,张龙潜要是再追问下去就不太合适了,于是她把这话题放到了一边,琢磨着有空时自己看看能不能从太昊签上找到些线索好了。

这样想着的她心中便没了归还太昊签的念头,却见太昊签逐渐收敛了光芒,就像是察觉到她改变了想法似的,这让张龙潜更加惊奇,对太昊签的兴趣自然就多了一些。

似乎从张龙潜的脸上看出了她的心思,廖蕾沉声提醒道:“明天秋祭名单就会出来,你要分清轻重缓急。”

闻言张龙潜轻轻笑了,一面把太昊签放回衣服口袋里一面道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有分寸。对了,名单明天出来的话,比赛时间也是明天才能知道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行,那到时候我再联系你,我们也好商量一下战术对策什么的,不然就这样上场可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啊……”

“行。”点了下头,廖蕾似乎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,只是道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虽然能猜出廖蕾原本是想说关于周邈的事,但现在周邈都还没消气,张龙潜就算有再大的兴趣也不敢再提起这个话题,她便当做什么也没发现,点头应了声“好”,便目送着廖蕾慢慢离去。

原本川流不息的人群纷纷随着廖蕾的前行而有了一瞬间的慌乱,他们纷纷往后退去,将廖蕾周围空了出来,就像他身周有着看不见的屏障把行人全都挤开了似的。

对于这种奇特的景象廖蕾根本没有产生丝毫动摇,他依旧慢慢的走着,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张龙潜却轻轻皱起了眉。

“就算是‘畏惧’,这样的举动也太过分了吧?”

驻马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驻马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驻马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驻马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驻马店治疗宫颈炎方法